看片app的客户端

   一进入这船舱,首先映入眼帘的,便是一个被捆缚在十字架的人影。

   这人影年纪不大,至少外貌看起来,连二十岁都不到,脸上都还有这些尚未褪去的稚气。

   可即便如此,此时这人却也已经无法用凄惨二字来形容!

   他的身上几乎已经看不到任何一块完整的地方,十根手指有八根都已经被剁了下来,剩余的两根手指也早已没了指甲,其中一根还被抽出了骨头,只剩一根手指的肉皮。

   而此人的一身肌肤,也遍布着各种伤痕。

   尤其是这个男人的脸上,一道巨大的伤疤从额头蔓延到下颌,肉皮外翻,即便是刚刚长出来的新肉,也完全呈现出一种恐怖的黑色,其上甚至还有毒虫在汨汨蠕动。看到这个凄惨无比的男人,跟在桑叶长老身后的澹台秋风急忙便上前:“桑长老,此人的一身神魂,已经被我抽了十之八九,并且我还以他被抽出来的神魂,炼制了这八颗

   元神珠,之前就想进献给桑长老,却一时间给搞忘记了!”

   澹台秋风急忙从自身储物袋中取出一个小盒子,小盒子里有十个空位,此时已经有八个里边都装着一枚散发着淡淡黑色的魂珠。

   这种魂珠,被称为元神珠,在天龙大陆上,这种元神珠通常用妖灵炼制,可助修者修行神魂之力,对于突破修为境界也有极大的好处!

   但是在这里,澹台秋枫却直接用这名叫做墨云的墨池苑修者的神魂,炼制成了这么八颗元神魂珠!!

   这种手段,简直妖魔!

   可此时站在这里的人,却没有人会觉得这种手段残忍。桑长老甚至还赞赏的看了一眼澹台秋枫,随手接住了这玉匣,笑道:“很好,秋枫贤侄深得我心,既然如此,那这个姓墨的小修者剩下的两成神魂,便制成剩下的两颗元神

   长发美女优雅气质漫步银杏林低头浅笑写真图片

   珠,由和七龄贤侄各拿一颗。”

   “多谢桑长老!”澹台秋风立刻如同获得了多么大的赏赐,感谢桑叶长老,虽然这元神珠,本身就是他制作的。

   这样的一幕,让旁边的阎七龄暗暗呸了一下,但却也无奈。

   他阎家虽然修阴术,能够制作这等元神魂珠,但拷问墨池苑弟子的任务,却被桑叶长老安排给了澹台家!“桑长老,这名墨池苑的小修士,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,他一身神魂只余不到晾成,浑身骨头也已经被我炼制成了死骨,无论是他的神魂元神,还是肉身骨骼,都再无法恢

   复,可以说必死无疑!”“而关于那件信物的藏匿之地,必定,就藏在他剩余神魂之中,等我将他的所有神魂全部抽完,那藏匿之地必然就能够到我等的手里!到时候找到信物,还不是手到擒来?

   ”

   “桑长老,咱们还是到里边去,看看那叫画中仙的女子吧,不是我说,那女人,当真是极品!”

   澹台秋风急忙引领着桑长老走向船舱的更里边,推开里边的一道阀门,立刻,一道囚牢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。不过就在众人要踏入这船舱里边的房间,去看那囚牢中的女子的时候,忽然,一名阎家的子弟从船舱之外进来,神情焦急的走到阎七龄的身边,开口就想要跟阎七龄传音

   。

   这样的一幕,让澹台秋枫和桑叶长老齐齐皱了一下眉头,阎七龄也是立刻意识到什么,急忙怒道:“还有什么不能说给桑长老和澹台兄听得?直接说出来!”

   那阎家修者吓了一跳,急忙讪讪的看了一眼阎七龄,神情有些紧张的道:“报三长老,七龄少爷,还有澹台家少爷,事情,事情有些不妙……”

   “快说!”阎七龄更加恼怒。

   阎家修者急忙道:“法舟后方,突然出现一头强大的神鹰妖兽,速度极快,眼看半个时辰就要追上法舟了,七龄少爷,桑长老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   “妖兽?”虚神境的桑叶长老闻言皱了一下眉头,哼道,“区区一只妖兽,便让们如此慌神了么?”

   阎七龄也是立刻怒道:“这艘法舟,乃有真仙之威,哪个不开眼的妖兽,竟然敢对我等发难?”

   “桑长老,您且在此等候,等我去外边看看那妖兽,以这法舟打死那妖兽,再回来陪您欣赏那墨池苑的女修!”

   说完,阎七龄便立刻领着那阎家修者,抬步朝着船舱外走去。

   目送阎七龄离开,澹台秋枫哼了一下,急忙再次领着桑叶长老,朝着船舱内部走去。

   在这船舱的最里边,有着一道法器牢笼,这牢笼有压制修者恢复的能力,只要是被关进这囚笼里的人,哪怕是虚神斩灵三刀的强者,也不可能从中走出来! 而此时就在这囚笼内,一身雪白衣裳的薛晓飞师妹画中仙,就正盘坐在其中,但是无论她如何修行如何汲取天地灵气,几乎她恢复一分,这牢笼便会夺走她一分,根本无

   法恢复。

   除此之外,她的神魂更是被这牢笼压制,自从被关进这里边之后,她就一直是精神萎靡的状态。

   此时眼看从船舱外走进来两人,她也只能艰难的睁开眼,朝那两人看了一眼,而后就无奈的继续闭上眼睛,只能听那两人说话,她根本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   不过此时她这虚弱的模样,却反而给她增添了三分柔美以及令人我见犹怜的感觉。

   别的不说,就说此时走进这船舱的桑叶长老和澹台秋风,几乎立时就被她凄美的模样惊艳到了!

   “好!好!当真是极品呐!”

   桑叶长老几乎挪不开眼睛,眼馋的看着画中仙妙美的身姿,以及她美艳的不可方物的脸蛋。尤其是这少女跟外边那十字架上的墨池苑弟子一般,外貌看上去还不到二十岁,脸蛋之上仍有稚气,这就更加令人产生了想要保护她的想法……当然,想法归想法,此时站

   在这里的两个人,可没有一个真的想要保护她!“打开牢笼,老夫要亲自看看,她到底是不是闻道之体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