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dapptv怎么下载

他数的数,每一次都该是他的一次死亡……敖元嘉虽然不想承认,但就凭“月”的这一指,他已经相信这是事实!

恐惧能让一个人产生魔怔,敖元嘉怒吼一声驱散不断侵蚀着他的自信的恐惧感,双手凌乱地抡出几道重掌。

这种乱得毫无章法的掌法更加奈何不了“月”。在之前,敖元嘉已经察觉到,自己每一次出掌对方都好像能提前感知到自己去势,轻松闪开。如今乱打一气,就好像小朋友抡拳头甩出风火轮一般,更拿“月”没有办法。

“八次……我一直想问,你练的是佛门功法,刚才仇浩宇体内中的毒是怎么回事?你的掌法混了毒?”

“月”在他耳边再次小声呢喃,这一次敖元嘉心中如雷霆炸响,五神俱震!

没错,他的掌法有毒!

这是他近年来到中原后新研发的出来的功法,在龙象般若掌的基础上融入了毒劲,威力比龙象般若掌更胜一筹!龙象般若掌力大无穷,力轰出中掌者非死即伤。在其中混入了毒劲,更增加其威力的延展性。就算中了掌只是受了内伤的人,在其后的毒劲蔓延下也将气血堵塞死于非命,霸道又不失阴狠,谁敢小觑!

这个秘密也是他敢如此嚣张的原因!他的龙象般若掌比金刚宗原本所传更强数倍!

有着龙象般若掌威力无穷这样华丽的外衣之下,敖元嘉以为内里的毒劲定然没有人能发觉。而且之前切磋,他只对仇浩宇胸膛那一掌用上了毒劲,因为那一下他已当仇浩宇是必死之人。没想到后来仇浩宇竟然能被“月”救起,还被“月”发现了内藏的毒劲!

“关你何事!”敖元嘉咬紧牙关,一副被踩到了尾巴的气急败坏的模样。

见敖元嘉似乎半句话都不愿泄露,眉千笑也拿他没办法。他总不能大庭广众之下把驸马爷摁在地上揍,逼问他武功来路怎么那么怪异吧?他就算不给面子这个蒙古鞑子,也要给面子本朝大公主啊。

“九次……差不多了吧,你刚才切磋的时候‘手下留情’饶过的性命,我连本带息还给你了,还不认输么?”

初见文静的清纯妹纸

“月”再次闪身到敖元嘉出掌时背后的死角位置,一把抓住敖元嘉的后衣领,轻轻一甩,敖元嘉运功时身子非常沉重,落在“月”的手中却轻如小狗,被扔到了角落,撞到圆木之上滑落。

“月”甩得他不疼,但是他再也起不来了。

因为他输了……输得一败涂地,输去了斗志。

敖元嘉从懂事开始活到现在,一直都是天之骄子。

在蒙古,他父亲是一个大部落的族长,连大汗都要给他们几分面子。他去了金刚宗,学武天赋极高,没两年便年少成名,力压金刚宗一众强悍僧人,成为首座弟子。在同龄人之间,他早已找不到对手,那些成名之辈,更是一个一个被他订上了“浪得虚名”的耻辱名声。

来到了中原之后,他以为中原武林盛大,情况会有所改变,能有些不错的对手。然而,一切都一样。那些所谓的中原武林高手,在他眼中简直不值一提,明明手上没什么本事,却靠着虚仁假义卖弄风骚,成为什么江湖豪侠。

都是狗屁!

如此腐朽的武林,自然该让他们金刚宗称霸!

虽然狂妄,不过他不无知。他曾想预想过,中原还是有一些卧虎藏龙,实力高超,能让他败下阵来。但是,他从来没有想过会败得如此彻底。

他败得,连差距在哪里都看不到……自己空有一身强悍功力,却半点碰到不到对方的衣角,并且数次面临死境……若是对方发狠,自己早就十死无生……

不对,他这不算败!对方只是擅长用诡异的身法迷惑人心,哪见到他有什么真本事!若是能和他对上一击,肯定是自己的龙象般若掌得胜!!敖元嘉低垂的脑袋下,一双已经心如死灰的双眼忽然闪烁精光。

眉千笑瞄了一眼倒在圆木下的敖元嘉,原本意气风发一表人才的一位年轻俊才,现在仿佛是一堆被世界所抛弃的空酒罐,前后落差太大,让人不禁唏嘘。基本上,那些对自己自信满满的家伙和他单挑之后,最终都落得如此下场,即使他已经放水了。当年峨眉派的女弟子是如此,今日金刚宗的敖元嘉也是如此,何必呢。

所以哥才不想出手嘛。

你说你好端端切磋就算了,为何要挑衅中原武林?你说你挑衅中原武林就算了,为何还要下手狠辣?你说你出手狠辣我他喵也算了,为何非得耍心机夺人性命?硬逼得哥出手给你点教训,自找苦吃,何必呢?打崩年轻人的世界观真不是哥的爱好啊!

哥何尝不想好好呵护咱们中原的花骨朵们,为它们遮风挡雨,让它们欣欣向荣?咳咳,当然,是要收费的。

“月”走到擂台中间,朝大家拱了拱手。都打成这样了,这场闹剧到这里也差不多了吧?

“小心!”“身后偷袭!”台下一众侠士连忙呼喊,连骂一声“卑鄙”都来不及。

眉千笑微微叹了口气,他比这些人更早察觉到,回身出掌,精准地击中了飞来一个火盆的底部。烧得火红的火盆发出“嘭”的一声往天空飞去,飞落的火星灿烂四溅。

这火盆自然是敖元嘉刚才瘫倒的圆木上放着的那一个,加上之前被他打翻的火盆,擂台上正常照明的只剩最远处的两个火盆,顿时擂台之上的亮度弱了许多。

“月”把火盆击飞,这一切都在敖元嘉的计划当中。他当然没想过一个火盆就能把对方放到,那只是一个吸引注意力的幌子!

“接我一掌!!!”

一声歇斯底里的咆哮声撕裂厚实的黑暗,敖元嘉暗红的身影从四射的火星之下穿梭而出,力挥出一掌,气若沉龙,力超象足!

“接下了,又如何?”

“月”眉头不皱,伸出手,如泉边波涛起伏,柔顺软绵。紧接着掌心朝前,五指紧闭,温文儒雅地推出了一掌,四周泛起金色罡气,化作一个怒佛巨掌,笼罩擂台,带着无边的佛意朝对方的铁掌袭去。

“大力金刚掌!!”有些识货之人下意识大喊出声。

大力金刚掌是少林派般若堂一系的武艺,许多人都见识过。不过大力金刚掌劈石碎金常见,一掌轰出如此滂湃的罡气和禅意,闻所未闻!并且骇人所闻!并且他的大力金刚掌起势也起的很奇怪,尽管还是充满大无畏的气势,但显然更添一股柔然!!

而澄镜大师在灭缘师太还未质问之前已经提前解释:“孽缘,咳咳,这个也是孽缘……”

“咚”!

力与力的直接交汇,竟然令空气产生一道纹波,扩散而去,扫得一众侠士面颊生疼。

敖元嘉的掌劲顿时被怒佛金掌包裹其中,捏得粉碎!而佛掌在即将碰到敖元嘉之前,突兀地烟消云散。

“别小看了中原武林,你还差得远。”

“月”轻松收掌,而敖元嘉退开数步,谁胜谁败一目了然!

“有差距不可怕,最可怕的是输不起。小惩大诫,以后勿犯!”

“月”本以为让敖元嘉看到差距后便会有所收敛,武林中谁要称王称霸那也是他们的喜好,他没打算管。不过没想到敖元嘉输了切磋还要借机偷袭,那可就不能一再纵容了,无德之人还拥有一身强悍武艺,不纠正迟早要祸害江湖。

话音刚落,抽了一巴掌,将恰好掉落下来的铁盆拍向敖元嘉。

敖元嘉无法接受自己连掌力也输“月”一筹,仿佛被抽走了灵魂,失魂落魄之际,只见一个火红的大火盆直面飞来,连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嘭的一声,火盆劈头盖脸砸到敖元嘉头上,火光熄灭,擂台上光线更昏暗。

漆黑之中,依稀能看到敖元嘉捂着脑袋在地上打滚,发出阵阵凄惨的嚎叫。

没有人可怜这位一直以来都很低调的驸马爷,纷纷觉得这是他罪有应得。这便是代价,助其长记性,别小看了中原武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