粉色视频打开app

戴言雨并不感激。

她现在疼得要死。

她真的很想问问老天,为什么要让她在快要死掉的时候,还遇到了萧易这么一个大魔头……为什么不让她直接死了,一了百了?

现在被逼着修炼邪功不说,那疼痛感,比断腿之痛,更是要命。

“放开!我不用你扶!”戴言雨咬了一下舌尖,臂膀扭摆了一下,甩开了萧易的手掌扶持。

萧易目光淡然,没再管她。

在血煞小世界破开之前,他希望所有人都能活着。当然,芊羽叶能死了最好。

其实,原本戴言雨刚开始修炼极煞血魔身,并不会痛苦成她现在这个样子。

她之所以痛不欲生,便是因为她坐在了萧易身边修炼。

萧易周身的血煞之力浓度,至少是冷悠那边的百倍程度!

如此恐怖浓度下的血煞之力,戴言雨没有直接爆血而死,已经挺幸运了。

萧易也并不是诚心想要戴言雨遭受这份罪。

安静温柔的女生

主要是戴言雨先前失了大量的血,肉身失血,当强大血气渗入身体之后,身体必然会疯狂吸收,补足自身血气。

而在这种情况下,能够让戴言雨更快更好的练成极煞血魔身!

至于疼痛,戴言雨刚刚经历过一次极致的痛苦,所以对疼痛的承受能力,会比寻常人更强一些。

所以萧易有理由相信,戴言雨能够挺过来!

即便戴言雨没能挺住,死了,那也是让她如愿以偿了。

戴言雨的心性,确实不错。

在强忍着一波波极致的痛苦后,她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,因为吸收了血煞之力,她的脸色也从苍白,慢慢变得红润了起来。

萧易瞥了一眼依旧在狂轰万象天星阵的芊羽叶,脸色冰冷异常。

小馋的身形,又萎缩了一些。

如果芊羽叶一直保持着眼下这种强度的轰击,不出三天,小馋就会撑不住,彻底婴身解体!

“三日之内,必须要扭转局势!即便不能扭转,也得力出手,和这芊羽叶殊死一搏了!”萧易眯了眯眼。

这三天的时间,萧易将阵源魂吞噬来的阵元之力,也已经计算了进去。

此刻小馋修复大阵,其实已经开始调用一部分的阵元之力了。要不然,它的损耗会更大。

石台上,芊羽叶也是憋火的很!

自从两阵连通之后,她的攻击,就像是在自残一般。

因为她的攻击,消耗的不仅仅只是萧易的万象天星阵,还有和万象天星阵紧密相连的不朽血魔阵……

两阵连在一体,已经是一损俱损!

可如果不打破这种连通,不朽血魔阵的阵元之力,迟早要被萧易的大阵吞噬一空。

因此,她也不能停止攻击……

至少,每一次攻击,还能阻断两阵连通片刻。

“这样下去不行。”芊羽叶渐渐从愤怒之中,也冷静了下来。

她虽是上古之身,但如今毕竟不是当年了。

她的干尸之躯,已不是鲜活的魔身,诸多魔族强大手段,都无法正常施展。

这一点,就好比神尊落个了身瘫痪的病,一身强大本领,也无从发挥。只能将神力粗暴的挥霍出来轰轰轰……

任何时候,肉身都是根本所在。

这也是芊羽叶,为什么想要夺舍一具鲜活肉身的缘故。

但普通的肉身,却根本无法完美的和她的魔骨融合。

芊羽叶魂火烁闪,暂时停止了攻击。

萧易见没了动静,抬眼朝着芊羽叶看去。

“怎么,这就打算放弃了?”萧易淡淡道。

芊羽叶冷笑道:“小子,还轮不到你嚣张。本殿主确实低估了你,可即便你有诸多手段,这也改变不了你最后的结局。”

萧易森然一笑:“我的手段,你见了不少。你的手段,却翻来覆去就那么几样,还很不够劲。你倒是使点厉害的手段出来,让我长长见识啊!”

萧易摆明了在激将芊羽叶。

虽然芊羽叶很强,激怒她后果必然严重的很。

可只有芊羽叶祭用大招,才能暴露出她更多的破绽,以及耗用更多的血煞之力。

萧易的双魂之力,虽有吞噬恶灵的能耐,但这芊羽叶的恶灵之魂,可不是普通的黑魔兽、骨兽的恶灵,那吞噬难度必定很大。

如果一时无法吞灭,芊羽叶的强大攻击,便可能会要了萧易的小命。

故而,先残其身,再灭其魂,如此方才是稳妥的灭敌之策。

芊羽叶阴冷道:“既然你想见识,那本殿主便成了你。今日若错过了你,本殿主再等候下去,怕也等不到更合适的人了。索性,便果决些。”

萧易翻了翻白眼:“被一个干尸如此表白,着实叫我恶寒啊!”

芊羽叶不屑:“若我韶华尚在,你这种小贼,根本入不得本殿主的眼。”

萧易切了一声:“吹牛谁还不会呢!反正你现在是干尸一具了,你说你曾今有多美,那不是随便吹吗?反正也没人真的见过你,随你发挥了。”

芊羽叶的牙齿,咬得咯嘣作响。

“本殿主就让你见识见识!”

芊羽叶怒喝一声,双臂猛然抬起。

轰!

随着她双臂抬起,血煞沟池之中的血煞之力,尽数沸腾起来!

轰!轰!轰!轰!

整个血煞沟池的血色之力,齐齐冲天而起,升至百丈高度!

随即,血色的潮头,齐齐一扭,纷纷朝着芊羽叶冲去!

轰——接连不断的轰响声中,血色疯狂灌入进芊羽叶那干瘦的尸身之中。

庞然之血色,持续灌注了足足半刻钟的时间!

整个过程,芊羽叶的尸身,却是丝毫没有变化,依旧干瘪枯瘦,没有半点膨胀。

萧易、冷悠、戴言雨三人都看的惊了。

那些磅礴的血煞之力,都去了哪里?

一股不安的感觉,在三人心底荡漾。

“该不会真的把她刺激了,要出绝顶杀招了吧?”萧易的声音,也有些发颤了。

看样子,芊羽叶这回是真的拼了!

冷悠咬牙道:“叫你没事嘴碎!现在好了,我们都要被你玩完了!”

萧易目光一冷,哼声道:“要不是我护着你,你早就玩完了!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?”

冷悠咬牙切齿,却无言以对。

的确,如果不是萧易的阵法保护着她,她早就死在芊羽叶的手里了。